查看更多

Katy

【博惜莱】我的历史先生(一发完)


帅凡有话说:
             
                     恭喜波兰晋级!!!豆腐哥哥也是创造了历史的男人呢!!!
          
                                            想看博惜莱决赛也相爱相杀的帅凡

以下正文:


莱万是自己一个人回的酒店,他去做理疗前让队友先回去了。

一场比赛下来,他们每个人都累到快要脱水,在八十分钟被扳平,然后点球大战晋级。那感觉除了棒透了和累透了以外再没其它,他毫无疑问的觉得比踢德国的那场还累。
想起德国,他不由的笑了起来。上场对战后他看了不少的比赛图,媒体除了一如既往地只放他的黑照外很贴心的放上了博阿滕从自己脚下铲球的动图。不得不说,他的力道把握的挺好的,至少那个人和他的小兄弟都还生龙活虎的不是么。

莱万跟迎面而来的法比安斯基打了声招呼。后者邀请他一起去他屋里打游戏。莱万摆摆手,“我还没缓过来呢,你们玩吧。”
今晚表现勇猛的门将点点头并没有坚持,他也知道莱万今天摔得那一下并不舒服。

“皮什切克也在么?”莱万问他。
“嗯,这小子快要亢奋死了。但不得不说,我也很亢奋。”门将愉快地笑了。
“那你告诉他早点回宿舍,他昨天大晚上的打呼噜烦死我了。”莱万装作头疼地揉了揉额角。
“哈哈,谁让你们俩分到一起了呢。”
莱万挑挑眉,不置可否。
“对了,”刚要离开的门将又转过身来,“你有个朋友找你,神神秘秘的还不让说是谁,但谁不知道他是谁啊,简直受不了。”
“额…所以是谁?”
“热罗姆博阿滕,虽说你俩是队友,不过我觉得你最好小心点,你俩别再打起来。”

莱万听见自家门将对那个“朋友”的评价哭笑不得,他没想到博阿滕回来,但这个时候他还是挺想有他在身边的。

“你该给我先来个电话的,我队友以为你是来寻仇的。你知道,我们俩的关系从某种意义来讲还是挺紧张的。”
“我觉得你的腰比我们俩的关系要更紧张一点。”靠在床上的放下书把莱万拉到了床上。
“哈!”莱万躺倒在床上舒服的呻吟了一声,“你看比赛了?”他问那个身后正在给自己做按摩的人。
“恩,在来的路上看了上半场,然后到你房间又看了下半场。”
“哦。”莱万把头闷在枕头里哼唧,随即又把头抬起来回头看他,“你怎么进来的?”
“我让马里奥给皮什切克打电话了,然后他同意了,所以我就进来了。”
“好吧。那你今天在这住么?”莱万翻了个身起来靠在了博阿滕的身上。
“我订好宾馆了,明早就回去。”

然后就是挺长一段时间的沉默。

莱万知道博阿滕心里在想什么,这种事去年他撞到鼻子的时候也发生过。他还记得那时候的博阿滕就差在他面前骂多特蒙德婊子样的然后摔东西了,不过还好他看在莱万的面上忍住了,毕竟他原来也是多特蒙德。

莱万其实不知道博阿滕有没有像上次一样发怒,他慢慢的开口试探,“Jerome,我其实伤的不重的,你知道这种事我们之间也可能发生的。”
“那你还真是高估我了,我可不觉得我有能把你铲翻的能力。”博阿滕仍在轻按着他的腰。

很好,莱万心想,怕什么来什么。

他没再回答他,心安理得地继续享受着后面人轻柔的按摩。在他甚至快要睡着的时候,博阿滕突然捏了他一下。突然一下的酸痛让他倒吸口气,然后成功的看到博阿滕的脸又黑了一个档次。

“别跟我说你摔在地上的那一瞬间不想杀了那个绊你的人。”因为当你差点让我不孕不育的时候我就只想把你操死在床上。
博阿滕没有加上那句话,他还想比赛过后继续每天做爱做的事情呢。

“我没那么娇弱,这也就一道黑紫青的事,过几天都下去了。”莱万拍了拍博阿滕的脑袋,揪着后者的头发不想松手,“虽然当时我是挺想杀了他的。”
“我不想你受伤,你一受伤就像没了翅膀的天使一样。”
“怎么?我一受伤就不是天使你就不想理我了?”莱万揪了下手中的头发,“而且我明明是头豹子,你自己说的,怎么就变成娘不几几的天使了?”
“天使是男的。”
“但是他娘。”
……

博阿滕表示这个人让他担心还一点情趣都没他不想理他,但是这只金黄色的豹子又性感的过分,让他不能不理他。
“就……别再这么搞了……你就好好的踢他们的屁股然后跟着我们进决赛再等我把奖杯给你抱回家就行了。”博阿滕把揪着自己头发的手拿下来吻了吻。
莱万很不服,“什么叫你把奖杯抱回家?”
“奖金是你的,奖杯是我的。”博阿滕十分坚持。
“我开始想让你出去了。”莱万拍了下他的脸,“我以后会注意的,你也注意点,波兰和德国要是再碰到我说不定会给你准备点别的惊喜。”
“我能拒绝这份惊喜么?”
“不,你不能。”

莱万笑着从博阿滕怀里爬出来,走向卫生间,“我要再洗个澡,你现在走么?”
“等你睡了以后吧。”
莱万脸上的笑意更浓了,“好,我马上就好。”

博阿滕趁着莱万洗澡的时候用莱万的手机定了一条带备忘的闹钟,并成功的在莱万出来前把它放回了床头柜,然后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样子又坐回了床上。

莱万一手拿着毛巾一手拿着吹风机走了出来,弯腰给了他一个吻,把毛巾跟吹风机递了给他,“帮我。”
博阿滕拍了拍自己身前的床面,莱万揉了揉头发坐了过去。
博阿腾先揉了揉他的头发,因为他总是觉得莱万的头发湿着比干着摸着舒服,凉凉的,像人一样让他欲罢不能。

吹头发的过程同样的安静,也同样的让每个人安心。

而当莱万终于能挨到枕头开始睡觉时,博阿滕自觉的送上了自己的晚安吻。

莱万笑着搂住他的脖子加深了这个吻,然后在博阿滕不得不走的时候松开了他,“我真的特别特别高兴,我他妈的快要累死了,但是我还是高兴。”
博阿滕也勾起了嘴角,“我知道我知道,历史先生,现在是时候睡觉了。”

[第二天]

“莱万……莱万……莱万多夫斯基!”

莱万在尖叫中醒来,“皮什切克你有毛病么?!!”

“妈的,你有毛病吧,定个屁闹钟啊!赶紧把你闹钟关上!”皮什切克很愤怒。

而莱万多夫斯基也很愤怒,“这他妈哪个不长脑子的定的表啊?!我……”

咒骂声在他看到备忘的那一瞬间戛然而止。

“宝贝,我超级心疼你,但我知道你肯定超级高兴,所以,就赶紧把他们送回家然后我们欧罗巴见吧。然后,我一如既往的爱你,我的历史先生。”

莱万咬着下嘴唇忍笑给博阿滕回了短信,“我也爱你,但别指望我会原谅你大早晨把我叫醒。”

“叮咚。”回信来的很快。

“我知道你只是爱我。”

皮什切克:所以你俩日常调情能不能别拿睡觉开玩笑?

【End】

评论(4)
热度(46)
©Kat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