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

Katy

【授翻/Schweinski/猪波】They Were a Long Hallway Ch1-2

gracefully insane:

这个频率还行吧?希望能保持!还留有一点存货但并没有什么用


标题先不翻了_(:зゝ∠)_ 并且换成了本篇的名字。其实所谓系列,也就是这篇长文加个yellow番外。 ̄へ ̄ 如果要refer to这篇文,就暂且先称作走廊文/系列吧。


欢迎挑错/提意见/抽皮鞭催翻译~


这更感情变质。珍惜这还算甜的时光吧~时光他匆匆似流水,虐的时候多着呢~~


由于除了猪波之外就要牵扯了其他现实中的人物,友情提示这只是文而非现实,脑洞是作者的,与真人无关,请注意拿捏。有问题……请找作者(挖鼻.gif)。不希望被转载,感谢~


以下正文开始。




~~~~~~~~~~~~~~~~~~~~~~~~~~~~~~~~~~~~~~~~~~~~~~~~~~~~~~~~~~~~~~~




标题 they were a long hallway


作者 madanach


原文地址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2844257


作品介绍请戳这里




                                         第一章 2004-2009




【授翻/Schweinski/猪波】They Were a Long Hallway Ch1-1




五月末尾的一天晚上,他已经躺在床上,Lukas的电话来了。他不敢相信地盯着手机愣了一秒——现在是周一晚上诶,谁特么的非要这个时候打来——不过一看到来电人显示,他就放弃抵抗翻开了手机。


“嗨,”他说,“怎么了?”


“Basti,”Lukas说着,“Basti,Basti,Basti。”


“Lukas,Lukas,Lukas,”Basti回道,“深呼吸。冷静。然后,啥事?”


“拜仁报价了。”


Basti手一滑,手机掉到了床上。


“靠,”他叫出了声,在床单里找着手机,终于又把手机按回耳边的时候,他听到了Lukas的笑声。


“你是认真的吗,”他几乎是吼着问出声,”Lukas,我发誓,如果你是在玩我——”


“Basti,”Lukas又叫了他一声,声音里满是欢欣。


“天哪,”Basti说,“我的,天哪。”


“我知道,”Lukas说,“Basti,Basti,我知道。”




突然之间,他满脑子都是转会的事情了。Lukas要来这儿了,慕尼黑,就三个月后,和他为同一支队伍效力,穿上拜仁红。这听起来像是为他描绘了一幅愿景,极为重要的一幅——他们俩将名扬天下,为历史所铭记——一起成就这些,就像在凯泽斯劳滕,就像对阵墨西哥一样。


如果说他们俩的通话量翻了一番,这也是他们俩之间的小秘密。如果说Basti习惯了在凌晨Lukas话说一半睡过去之后的呼吸声中入睡,呃,Lukas又不会告诉其他人,对吧?


接到参加世界杯的征召时,Basti笑得喘不过气来。在那一切之后,紧张、恐惧、天杀的期待,这一切之后,他几乎要忘记这茬了。




一个夏天的童话,摄制组是这么形容他们的。Basti不能更同意了。在这里,他们是Schweini和Poldi——在这里,他们是德国的宠儿,笑着闹着,攻破球门,他们是闪亮的青春,他们就是未来。他还没太搞明白怎么消化这一切,Lukas也没有,但人们想看见最真实的他们,他们也就旁若无人地展现出来了。


有的时候,这似乎也太简单了。说到比赛,那是自然,毕竟这已经深深根植于他们身上,他们仿佛能在骨髓深处感受到它;但还有他们轻而易举地变成的那个人,他们俩自然而然地推挤着彼此的方式,Basti觉得他可以沉浸在队伍中与之融为一体,但他最想的还是沉浸在Lukas之中,将所有的时间都用在逗他发笑上,他希望自己的努力看起来没那么可怜巴巴。


Lukas在对阵厄瓜多尔时进了球,Basti扯开的笑容大到他觉得自己的脸颊快要撕裂了;然后又在对阵瑞典时梅开?Basti在Lukas耳边嘶叫看看你多棒,让Lukas的拥抱变得越来越紧。


他为Lukas感到骄傲,可是他自己都搞不明白这种情绪:它超脱于他本身,与德国无关,与他心底叫嚣着要赢要赢要继续胜利的、燃烧着的渴望不一样。他渴望世界杯,渴望那块奖牌,渴望着在自己的名字前面冠上世界冠军的称号;但他很熟悉渴望这种情绪。


事实是,当他看向Lukas,相比于希望Lukas再次向他绽放笑容的心情,其他一切都变得不重要了。




意大利像一场可怕的噩梦,瞬间,他被抽空了。




“我就是,”后来,只剩他们两个人的时候,Lukas说;Basti痛恨听到他声音中的绝望,恰如他痛恨意大利痛恨世界杯痛恨所有一切赋予了他们虚假的希望的东西一样,“我想要它想得快发疯了,你知道吗?”


Basti点点头,怒气在体内不断滋长。他觉得自己以前从没感觉这么强烈过。


Lukas双手掩面开始哭泣;Basti强压下怒火,靠在Lukas身侧,稳稳地支撑住他。




最终,他们还是记起了他们还年轻。Lukas搬到了慕尼黑,开开心心、吵吵闹闹之后,他们终于能够遗忘自己的失落,相互提醒2010年也不过就是四年之后。到了2010年,他们年岁更长、更聪明、更快——2010年,他们会赢的。他们没可能再输一次。Lukas到慕尼黑的第一天,Basti帮着他把一个又一个箱子搬进屋,突然间,他慌张地只觉得两只手不够用的时候,瘫倒在沙发上、向他做着鬼脸的Lukas,构成了全新的、令人欢欣的一幕,而这比已经过去的一切都重要得多。


“所以呢,”Lukas终于被罪恶感折磨得开始收拾行李,Basti跟着他走进卧室,问道,“喜欢慕尼黑吗?”


Lukas盘着腿坐在床上,大笑出声,“还不知道呢。可还没见识到多少呢。”他指指柜子,示意Basti把箱子放在那儿,“不过你说过我会喜欢这儿的哈。”


Basti向他龇牙咧嘴地笑,Lukas脸上也是一模一样的笑容,“没错,”Basti说,“你会的。”




冬日寒冷彻骨,雪将慕尼黑染成了白色,那寒冷也钻进Basti层层的衣服,嗫咬着他的鼻子、在他脸颊留下红色。寒冷中,训练时Lukas的呼吸都被勾勒出来,Basti欣喜于看到这一切,当然还有Lukas的新地址——距离他家只有五分钟路程——以及Lukas身着红衫的样子,在他看来那是他的颜色。从技术层面来说,Lukas是为拜仁、而非Basti效力,不过当Lukas进球庆祝时总是找上他时,其中的区别小到可以忽略。


令人惊奇的是,即使两人现在总是在一起了,生活却没多大改变。Basti仍惯于收到Lukas半夜发来的短信,惯于早早打电话给他、听他在电话里咕咕哝哝;他早早就起床,跑去敲Lukas的房门,向Moni眨眨眼,把冰凉的双手按在还蜷在被窝里的Lukas的脖子上。Lukas换衣服的时候他和Moni闲聊,等到还打着哈欠的Lukas在副驾驶上向他眨着眼时,Basti回头向屋子的方向挥挥手。从Lukas到的第一天起他们就搭档一起训练,Magath不得不提醒他,他并不是前锋;而且不管他多么不情愿,他和Lukas到底是两个不同的球员,长处不同、职责也不同。


不过这没能浇灭Basti的好心情。只要有Lukas在身边就够了——无论发生什么,这个城市都显得更为明亮了。


Basti想,他早就该知道了。




在一个周二的晚上,Lukas啜饮着陶瓷杯里的香料热饮酒,朝着Basti皱了皱鼻,闪亮的金色灯光笼罩着他,他身上还带着洗涤剂和松木的香味。事实就是,在这个晚上,他爱上了Lukas。没有原因。而这个意识如此强烈,他像是实际被它给击中了似的。


“嘿,”Lukas说,“怎么这副表情?”


Basti像是从没见到过他似的盯着他。


“是吗,”Basti虚弱地说,“我都没意识到。”


他把Lukas杯里剩下的酒喝个精光,揽着Lukas的腰际把他带向车子。Lukas迎向寒风,任他摆布。




TBC




译者碎碎念:


看的时候非常喜欢这更开头的电话场景:



“Basti,”Lukas说着,“Basti,Basti,Basti。”


“Lukas,Lukas,Lukas,”Basti回道,“深呼吸。冷静。然后,啥事?”



完全可以想象得出两个人这么做的逗比样子。


以及这时对2010的展望真是虐呢。



评论
热度(43)
  1. Katygracefully insane 转载了此文字
©Katy | Powered by LOFTER